<i id="tdhvj"></i>

      <wbr id="tdhvj"></wbr>

    1. 剧目剧情
      剧目介绍 分幕剧情

      法国文学家小仲马看完歌剧《茶花女》后曾感叹:“一百年后,我的话剧也许不会再演出,但歌剧《茶花女》却将永存”。确如小仲马的预言,意大利歌剧巨匠威尔第于1853年创作的歌剧《茶花女》,一百六十多年来,成为世界各大歌剧院上演率最高的剧目之一。威尔第以他深切的同情讲述了交际花薇奥莱塔对于爱情的渴望以及因社会偏见而遭损害与毁灭的爱情,总能唤起观众的激情。剧中经典的重唱“饮酒歌”,男女主人公的咏叹调“一种幸福”“永别了,过去的美梦”等脍炙人口的唱段深得观众喜爱。

      2010年,国家大剧院版《茶花女》在指挥大师洛林·马泽尔执棒下首演面世,并以上乘的艺术品质和精美的舞台呈现收获了业内外的好评。导演海宁·布洛克豪斯携国际一流创作团队,为本剧营造出现实与幻梦交织的浪漫意境,仿佛将观众带回到19世纪的巴黎。

      第一幕

      “茶花女”薇奥莱塔的私人物品拍卖会上,一个男子落寞的神情引起众人的瞩目……

      夜晚,盛大晚会正在薇奥莱塔家中进行。一位略显羞涩的年轻人阿尔弗莱德通过友人与她结识,称“这个小伙子已经暗恋你多时了,上次你生病的时候他就来看望过你。”借着酒精的力量。阿尔弗莱德唱响了“饮酒歌”向薇奥莱塔表达爱意,却被她巧妙的躲闪过去。

      舞会开始了,大家纷纷走向舞厅。薇奥莱塔因身体不适留在原处休息。阿尔弗莱德也借机留了下来,唱起咏叹调“一种幸福”向她倾诉衷肠。薇奥莱塔却已经很难相信这样如烈火般的感情。但阿尔弗莱德的无奈离开却让她有些不舍,交给他一朵象征自己的“茶花”,约他可以再来。

      第二幕

      三个月后,坠入爱河的薇奥莱塔和阿尔弗莱德离开巴黎,到乡下的农庄开始新的生活。无意中阿尔弗莱德得知他们这三个月“世外桃源”的生活是靠薇奥莱塔变卖自己的财产支撑的。惭愧之余,他决定迅速赶往巴黎筹措一些现金。此时,薇奥莱塔收到女友弗洛拉发来一封邀请函,约她参加巴黎社交圈一个重要晚会。薇奥莱塔看罢,决定不去。正在此时,一个愤怒的老人冲了进来,指责起薇奥莱塔。原来他是阿尔弗莱德的父亲乔治·阿芒。当得知薇奥莱塔对自己的儿子确实真心,老人改变了自己生硬的态度。但为了他的家族名声和女儿的婚姻,他仍然恳请她离开阿尔弗莱德。崩溃了的薇奥莱塔别无选择,给阿尔弗莱德写了封离别的信只身回到巴黎。为了让阿尔弗莱德死心,她当晚就踏进女友弗洛拉晚会的大门,重新开始自己风尘女子的生活。

      阿尔弗莱德看到这封宛如爱情遗书的信件,怎么也想不通这是为什么。盛怒下,他看到了弗洛拉写的晚会邀请函。他咆哮着推开父亲奔向弗洛拉的家,打算撕碎这个“水性杨花”但他深爱的女人。

      第三幕

      一个月后,薇奥莱塔独自躺在卧室的床上,肺结核无休止地折磨着她。这位巴黎上流社会曾经最为靓丽的社交明星到了蜡烛将熄的时刻。即使外面大街上热闹依旧,而在这间卧室里威尔第的音乐又把观众带向了惆怅和惋惜。

      管家送来了阿尔弗莱德父亲阿芒的信,说他“已经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了阿尔弗莱德,阿尔弗莱德马上会赶回来看望薇奥莱塔并请求她的原谅”。看完这封信,薇奥莱塔抽泣着说“太晚了!太晚了!”,因为她知道自己已经接近了死亡。 医生也悄悄地让她的管家安妮娜“去准备后事”。

      阿尔弗莱德终于赶到了,他的父亲阿芒也赶来向薇奥莱塔忏悔。所有的人都向这个曾经最知名的交际花请求原谅。在回光返照的最后一刹那,薇奥莱塔高声歌唱“我不痛了,我感受到了喜悦,我会重生!”。

      主创主演
      主创 主演 了解更多>>
      • 余隆
        指挥
        海宁·布洛克豪斯
        导演及灯光设计
        贝尼托·莱奥诺里
        舞美设计
        强卡洛·科林斯
        服装及化妆设计
        尚俊睿
        编舞
        焦淼
        合唱指挥
      • 张立萍 饰
        薇奥莱塔
        周晓琳 饰
        薇奥莱塔
        石倚洁 饰
        阿尔弗莱德
        扣京 饰
        阿尔弗莱德
        廖昌永 饰
        阿芒
        张扬 饰
        阿芒
      • 董芳 饰
        弗洛拉
        金郑建 饰
        加斯顿子爵
        马国轶 饰
        加斯顿子爵
        耿哲 饰
        杜菲尔男爵
        赵明 饰
        欧比尼侯爵
        关致京 饰
        医生
      • 周与倩 饰
        安妮娜
        张蕴哲 饰
        仆人
        梁羽丰 饰
        朱塞佩
        柴进 饰
        邮差
      追忆威尔第
      朱塞佩?威尔第(Giuseppe Verdi,1813.10.10—1901.1.27)

      意大利著名作曲家。在某种程度上,他的名字已经成为“意大利歌剧”的代名词,绝不亚于同时期的贝多芬和另一位德语歌剧巨匠瓦格纳。威尔第终身没有接受过专业的音乐学院作曲训练。他曾投考米兰音乐院,未被录取,后随拉维尼亚学习音乐。

      纵观威尔第长达54年的歌剧创作生涯,从第一部歌剧《奥贝尔托》(26岁)到最后一部喜剧《法斯塔夫》(80岁),他一生创作了28部歌剧,其中 1842年创作的歌剧《纳布科》使他一跃成为意大利第一流的作曲家。剧中的合唱 “飞吧!思想,乘着金色的翅膀!”(也称为“奴隶大合唱”)几乎成为意大利的第二国歌。《弄臣》、《游吟诗人》和《茶花女》的推出则成就了“威尔第中期”的三大“黄金歌剧”时代。其中又以《茶花女》最被全世界观众所熟知。之后,歌剧《阿依达》在他笔下诞生。这部作品的伟大甚至让威尔第在之后的16年中再没有执笔歌剧,直至《法斯塔夫》亮相在世人面前。该剧的最后一句歌词“这世界就是一个玩笑”,仿佛无意中说出大师即将悄然离开这个世界的谶语,使《法斯塔夫》成为歌剧大师创作人生的完结篇。

      首演回顾
      精彩剧照 排练花絮
      经典咏叹
      第一幕:饮酒歌Act I Libiamo ne lieti calici
      第三幕:最后的终曲Act III Finale ultimo
      众彩纷纭
      著名歌唱家 李光羲:

      我已看过世界各地众多版本的歌剧《茶花女》,大剧院版《茶花女》即使与国外最经典的版本相比也毫不逊色。

      著名指挥 谭利华:

      我在国家大剧院看过两场演出印象最深刻,一场是阿巴多大师指挥的琉森节日管弦乐团,另一场就是马泽尔指挥的《茶花女》。

      著名编剧 邹静之:

      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这么精致、从容的演出,大剧院这版《茶花女》让我耳目一新,让我激动。整个故事如人在画中,安静而感人。它让我看到一种日积月累的修养产生的艺术感。

      著名歌唱家 金曼:

      大剧院版的《茶花女》令人惊喜。导演干净、简洁的处理手法使整个舞台极具写意的风格。

      著名舞美设计 易立明:

      镜子是一个很棒的舞美创意,虽然看似简单,但这种呈现方式其实是非常难的,能呈现这样的效果非常难得。在最后的结尾,导演把所有的观众都纳入到镜子中去,很震撼人心,也给我最强的印象,非常非常好。中国做歌剧不是一年两年,但大剧院这么专业的做歌剧,对我们都有一种示范作用。

      作曲家 郝维亚:

      这部歌剧传达出一个概念:艺术,尤其是歌剧艺术、戏剧艺术不是仅供人娱乐的,它还会逼迫你去思考。从这个角度而言,大剧院版《茶花女》通过镜像的营造给出了这样一个原则,它逼迫观众去思考,这正是戏剧舞台作品的方向。

      评论人 周黎明:

      国家大剧院版的《茶花女》是一个很大的惊喜。它保留了传统的优势,又有很大的创新。全新的舞美创意更是堪称绝妙。

      著名歌唱家莫华伦:

      这版《茶花女》为中国未来的歌剧演出,确立了一个参照坐标。

      著名演员 张铁林:

      一开场就被震了。舞台上镜子的创意非常好,很震撼。唱的也好,好到没话说。

      那一夜他把我做到喷水,2020每日更新国产精品视频,欧美40老熟妇,人与禽交xxx网站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