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tdhvj"></i>

      <wbr id="tdhvj"></wbr>

    1. 首頁 > 參觀游覽 > 藝術展覽 > 正在展出
      光色音韻——當代抽象繪畫八人展
      展覽時間:2021/11/02-2021/12/08
      展覽地點:大劇院藝術館(東廳)
      • 展覽介紹
      • 展廳實景
      前? 言
       ? 
       ??
      ??“聲音是聽得見的色彩,色彩是看得見的聲音?!?br /> ??百余年前,西方畫家康定斯基從音樂中獲得了美學的啟迪,他將沒有具象含義的線條與色彩交織在一起,構成了一幅幅充滿活力的視覺交響曲。自此,抽象派繪畫以茁壯的姿態,為西方現代藝術書寫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近幾十年來,抽象藝術在中國逐漸從邊緣走向蓬勃,中國抽象藝術家們從西方抽象繪畫帶有音樂韻律的形式美中汲取營養,同時也結合本土文化,形成了與西方抽象繪畫不同的風貌。
      ??“光色音韻——當代抽象繪畫八人展”是由國家大劇院自主策劃推出的首個以展示抽象藝術為主的視覺藝術展覽,旨在向觀眾展示抽象繪畫形式語言與音樂互通的韻律之美。本次參展的八位當代抽象藝術家,數十年如一日深耕于抽象繪畫領域,他們的作品或將對生命的體驗、情緒的表達轉化成具有視覺沖擊力的形式語言;或通過嘗試不同的繪畫材料,感受特殊媒介帶來的創作靈感;或通過自己創作的過程追尋自然之美,探究哲學之道。盡管藝術家們的創作理念不盡相同,但光色與音韻的交織互融,卻是抽象藝術家們最直接的表達。
      ??國家大劇院作為國家最高表演藝術中心,在策劃視覺藝術展覽中立足于探求視覺藝術與表演藝術之間的共鳴,令觀眾產生審美上的“通感”體驗。愿觀眾能夠在抽象繪畫帶來的光、影、形、色交織中,觀賞如詩的畫面,聆聽視覺的交響。
      ??
      國家大劇院院長
      ??2021年11月


      掃碼或點擊圖片,進入虛擬展廳瀏覽
       
       
       
      作者及作品簡介
       ? 


      ??胡明哲



      ??我希望自己的作品大一些,所謂“大”,并不只是畫幅大,而是指大自然,是指天道,人太渺小,所以少加人的見解,天道大于人道。我希望作品只是客觀地呈現出一種自然的狀態,不存在過于明確的主題和內容。希望自己創作時,觀賞者欣賞時,都有進入自然空間內部的感覺,能夠直接地看到自然本身。?      
      ??對于系列作品《空》,可以理解為天空、空氣、空間、時空,亦可理解為空靈、空洞、虛空、空門。我的個人生命與性質同一的自然物質“巖彩”邂逅,我們自然而然地交融,凝結為一個暫時的結晶,成為剎那的實有和永恒的虛無中宇宙的一部分。在無垠的宇宙時空中,巖彩是地球的一粒微塵,地球是宇宙的一粒微塵,我們人類又何嘗不是一粒微塵?我想用“巖彩”這種物質微粒表達我的微塵世界觀。


      ?胡明哲 《空之一》 280cm×280cm 巖彩、纖維 2008

      ?胡明哲 《空之六》 280cm×560cm 巖彩、纖維 2010

      ?胡明哲 《預兆》 130cm×97cm 巖彩、纖維 2006
       

      ??袁佐



      ??我以直覺、本能和下意識來開啟繪畫,追求畫面中同時存在的多種不同邏輯關系相互產生的視覺沖擊力,雖然這種形象不一定敘述一個完整的文學故事,但我以為震撼的視覺形象即是最重要的。我崇尚以筆墨的對比和變換、線的運用及特征來寓意傳統中國畫審美情趣。通過以材料表現的最大可能性來展示我對自然、對人、對社會、對個人情感的反應。我試圖以傳統的二維繪畫形式創造一種新的三維空間和光的意識,它們可能是物理的、或觀念的、或寓意的、或是暗示的。文學內容在我的繪畫中始終是存在的,我不可能回避。但是我更加注重繪畫語言結構的組織和建立,筆觸的大小、快慢和方向是我的畫面最重要的組成部分,顏料的厚薄、色彩的穿插對比亦是組織畫面的關鍵。我不認為繪畫需要現代化,我們所需要的僅僅是真誠地對待人和大自然。


      ?袁佐 《如火如荼的秋日》 200cm×180cm 布面油畫 2019

      ↑?袁佐 《沒有離開》 70cm×60cm 布面油畫 2021
      ↑?袁佐 《山風呼嘯》 200cm×360cm 布面油畫 2021


      ??馬路


      ??我的所謂抽象,無固定形象,不固定的時空,這些都是由能量造成的。不只手的運動,還有顏料的聚合分離,有時樹葉、塵土的飄落,昆蟲的涉足,天氣的影響,都在畫面中留下痕跡,造出抽離客觀現實的“象”。這些“象”,不固定和極精微,共同成就了寥廓。是極大,也是極小,竟然暗合了中央美院的校訓,獨缺人的視覺能看到的中間形態。所以,看起來抽象。
      ??大“象”包含小“象”,讓人能夠“進入”,“活”在其中?!霸臁笔恰鞍l現”,在繪畫中“發現”。不但發現繪畫的可能,又由繪畫的可能進而發現內心的可能,是自成的空間、自為的光、自在的色。藝術不真,只供心游,帶你去看,看不到的“那里”。所以,所謂抽象,是“炁象”。

      ↑ 馬路 《不可替換》 210cm×180cm 丙烯、綜合技法 2021.5-2021.8.1
      ↑ 馬路 《不知道》 210cm×180cm 丙烯、綜合技法 2014
      ?馬路 《未知》 229cm×96.5cm 丙烯、綜合技法 2021.5-2021.7.17


      ??譚平
        

      ??我的“覆蓋”作品在創作的過程中,既有大色域的厚涂,也有線條的書寫。如果說大面積色塊破壞性的覆蓋,能夠帶給觀者以強烈的視覺沖擊,那么延綿不斷的線,則是引領觀者穿越畫面的表象,跟隨線條的細微變化去體悟畫者心思的糾結與困頓。在這里,“覆蓋”如同切片的不斷疊合,隱約透射出情緒的自相沖撞、平和相依乃至靜若止水。片段擠壓著片段,時間疊加著時間,理性裹覆著情感。
      ??世界變化無常,充滿著戲劇性和多種不確定性。人的每一天,每一時刻都不可重復與選擇,然而,累積的片段與重疊的瞬間,卻可以成就一個不確定的生動現實,這種不確定性,恰恰可以為藝術帶來無限的張力與生機。
      ??我用不同的顏色,一層層地用板刷覆蓋畫面,從有光澤到無光澤,從有肌理到平滑無痕,使這個動蕩不安、令人窒息的世界,實現一個短暫的平靜。這片灰色,既是一面墻,可以讓你面壁自省,也是一個深不可測的黑洞,讓你心不由己。我的繪畫不僅是一個去除的行動,更是通過層層覆蓋不斷聚集能量的過程。從物質層面來看,圖像雖被無數次地覆蓋,但它曾經的樣貌仍然存在于層層顏料之下,如同人類的歷史,雖然經過了無數次自然破壞和人為的摧毀,我們依舊可以看到和感受到歷史殘留的痕跡與生命的氣息。
      ↑ 譚平 《無題》 200cm×300cm 布面丙烯 2014
      ↑ 譚平 《無題》 200cm×300cm 布面丙烯 2018

      ↑ 譚平 《無題》 200cm×300cm 布面丙烯 2021
       

      ??馮良鴻



      ??偶發的過程是一種“打破”的過程,由此產生的一種個人狀態,替代預先想象的抽象圖像。畫者作為人基本的行為動力,在創作中的作用越發重要,他們的內心感受,需要直接轉換到作品中,帶觀者完成一種體驗,這種體驗可能是個人的,也可能成為廣泛的社會效應,然而“色不異空”,畫者更需面對的是無中生有的創作過程?!白匀粺o為,反者道之動”,人與物的關系可能需要“打破”后才能感悟,繪畫的偶發性也是揭示事物本質的方法,其結果是:一幅畫越少依賴特定時期的可辨事物和現象,越可能成為影響這一時期特定現象的一種力量,這種力量使觀者擁有一種自由,一種不同層面的解讀自由和評判自由。
      ??所謂“放空”,即盡量放棄所有的預設與雜念,合一身心,安靜地感受,感受每一細節的抽象形態,讓紛亂的現實變成清晰的可視形象。每次內心與身體的活動帶來的判斷取舍,可能直接影響畫面內容,一幅畫不僅是觀賞物品,更是創作過程的真實佐證。
         

      ↑ 馮良鴻 《黃18-5》 200cm×250cm 布面油畫 2018
      ↑ 馮良鴻 《紅與綠15-1》 200cm×250cm 布面油畫 2015
      ↑ 馮良鴻 《藍調21-2》 130cm×120cm 布面油畫 2021


      ??李迪
       

      ??出于對“簡單”材料的興趣,我使用多年不用,也不被重視的HB鉛筆做為我的工具,在一個巨大的空間和墻面上完成這一作品。這次展出的是從墻面切割下來的部分,這是一幅沒有構圖和主題布局的巨大作品,所以無論最后怎么切割,畫面表層如何脫落,它都是完整的作品。我喜歡鉛筆發出鉛亮烏光的黑色線條排列出來的無序的狀態,在漫無目的的涂畫中,有意識地排除或保留從生活狀態帶入“場”的各種情緒和信息,這些已經足夠我一天在工作中去消化和解構,甚至有時是一種負擔;我盡量保持干凈整潔的內在感受,并在離開這個“場”的時候,將這種簡潔的、小有成就的繪畫“狀態”完整地帶回生活。我喜歡這種無章無法和無主觀意愿的強求的自由氣息能融入我緊張有序的生活之中;喜歡繞過繪畫性和各種概念,呈現隨機、偶然和不加控制的結果。繪畫的過程成為特定時段的狀態,在期待、安靜和孤獨中,等待我的“世界”慢慢脫去軀殼,露出精神和靈魂。我喜歡在行進的過程中經?;貧w心靈的原點。
       

      ↑ 李迪 《中華HB》 244cm×122cm×10 鉛筆木板 2015

      ?李迪 《中華HB》 244cm×122cm 鉛筆木板 2015
       

      ??劉剛


      ??我喜歡不同的事物,當然繪畫也是我喜愛的。我在作畫的同時也是在持續地思考和觀看,不是看藝術史里的畫,更不是去想藝術史的問題。我是在看年輕人的畫,也是在想與年輕人交流時的那些話和那些關于藝術的問題。
      ??我們當下的藝術,各種“主義”“樣式”很多,但體現創作者個性和態度的太少,所以我動手畫的時候不是我想明白了,而是我真的想畫。當我真的想畫了,那從媒介選擇到繪畫方式以及結果呈現,都是建立在我想畫的基礎上。正是這種無法抑制的過程促使我最后表達自己最需要的。
      ??今天的藝術重要的不是結果的好與壞,而是為什么你喜歡或是你不喜歡。因為喜歡與不喜歡是一個非常個人化的態度,而這種態度正是我們當下所缺少的個性和真實。
       

      ?劉剛 《570108102》 187cm×183.5cm 紙本綜合材料 2018
      ↑?劉剛 《590809102》 137.5cm×153cm 紙本綜合材料 2019
      ↑?劉剛 《410401202》 182cm×364cm 紙本綜合材料 2021
       

      ??林菁


      ??我非常喜歡冒險,同時又很需要安全感,繪畫正好滿足了我——在畫布中冒險,給予了我無限的安全感。當我穿越了許多個領域后,在逐漸完善自己的知識結構的同時,我發現藝術是我認知世界甚至宇宙萬物的一把鑰匙。我癡迷其中的限制及張力。尤其當藝術發展如今天這般寬泛,繪畫顯得如此的古老,然而它依然傳遞個體的密碼,它依然挑動人類的視覺神經。它在靜態中傳遞和記錄了畫家在不同生態環境下的感悟。
      ??我關注情緒相互的作用、各種關系等線索所構成的事實、形成的畫面。借用安迪·沃霍爾的一句話:“我的畫面就是它的全部含義,沒有另一種含義在表面之下?!?br />

      ?林菁 《俯視的瑣碎空間》 70cm×60cm 布面油畫 2021
      ?林菁 《山風夜行》 200cm×180cm 布面油畫 2021
      ?林菁 《元素》 206cm×187cm 布面油畫 2018
      那一夜他把我做到喷水